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农历己亥年(猪)十月十八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可以刷新验证码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页
  • 机构设置
  • 法治新闻
  • 网上服务大厅
  • 司法公开平台
  • 裁判文书公开
  • 法院公告
  • 庭审直播
  • 法院文化
  • 法制宣传
  • 您的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公开 >> 民事案件文书
    陈秀兰,杨胜彬,杨晓静,朱桂招与柯常文,柯常贤,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粤1581民初29号
    信息来源:陆丰法院   ‖  发稿作者:数据导入员   ‖  发布时间:2019年5月14日  ‖  查看369次  ‖  
    签发:

    广东省陆丰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1581民初29

    原告陈秀兰(死者杨木荣之妻子),女,汉族,197717出生,现住陆丰市

    原告杨胜彬(死者杨木荣之儿子),男,汉族,1997228出生,陆丰市人,现住陆丰市

    原告杨晓静(死者杨木荣之女儿),1999816出生,陆丰市人,现住陆丰市

    原告朱桂招(死者杨木荣之母亲),女,汉族,1953615出生,陆丰市人,现住陆丰市

    委托代理人宋刻船,男,汉族,19791210出生,住陆丰市

    被告柯常文,男,汉族,1993812出生,住湖北省阳新县,现羁押于陆丰市看守所。

    被告柯常贤,男,汉族,1986320出生,住湖北省阳新县

    委托代理人柯有富,男,汉族,1965311出生,住湖北省阳新县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900981951806U,住所地东莞市南城街道三元路2号粤丰大厦办公20012101号。

    负责人陈青松,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疋,广东展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袁远峰,广东展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秀兰、杨胜彬、杨晓静、朱桂招诉被告柯常文、柯常贤、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秀兰、杨胜彬、杨晓静、朱桂招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刻船、被告柯常文、被告柯常贤之委托代理人柯有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下称平安保险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袁远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原告诉讼请求:一、判令三被告赔偿陈秀兰、杨胜彬、杨晓静、朱桂招经济损害人民币1014521.4元。具体为:1、死者杨木荣的死亡赔偿金:34757.2/年×20=695144元。2、死者杨木荣的丧葬费:72659/年÷2=36329.5元。3、原告抚养费:杨晓静(1999816生,17岁,抚养1年)、朱桂招(1953615生,63岁,抚养17年),以上二原告由死者杨木荣负责供养计9年:25673.1/年×9=231057.9元。4、精神损失抚慰金50000元。5、处理人员误工费:以10人次计,72659/年÷365天×10=1990元。二、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负担。

    事实与理由:20161242330许,被告柯常文驾驶鄂B×××××号重型普通货车(后挂鄂S×××××号中型普通全挂车)沿陆丰龙山大道自北至南方向行驶,途经陆丰市电信局门前路段时,碰撞由杨木荣驾驶的二轮摩托车,杨木荣被车辆右后轮碾压致其当场死亡,肇事后柯常文驾车离开事发现场。本事故经陆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勘查认定,柯常文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杨木荣不承担此事故责任。事发后四原告与被告柯常贤二次就经济损害赔偿进行私下协商,也在交警部门主持下进行过调解,但柯常贤始终没有诚意,调解未能达成协议。死者杨木荣是家庭的主心骨,上有年老的母亲、下有待扶养的子女,妻子陈秀兰身体残疾、患有多种疾病,杨木荣的离去使整个家庭支离破碎。四原告不但要承受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身心几乎崩溃,而且还将面临今后生活的艰辛。被告却迟迟拿不出应有的诚意对原告进行赔偿,不得己,只能诉诸法律,寻求法院的帮助,让生者得到宽慰,让死者得到安息。死者杨木荣属农业户口,但一直没有从事农业生产工作,2013年起就在陆丰市佑安拯救有限公司工作;四原告属农业户口,但跟随杨木荣在陆丰居住生活多年。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公安厅《关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后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第27条规定:“受害人的户口在农村,但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的,计算赔偿数额时按城镇居民的标准对待”,据此杨木荣的死亡赔偿金理应按非农业标准赔偿;原告杨晓静和朱桂招的抚养费应当按照非农业户口标准进行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相关规定,三被告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金、精神抚慰金、处理人员误工费等合理费用。被告柯常文作为肇事车辆的司机,是直接责任人,应当为四原告的损害负责赔偿;被告柯常贤作为鄂B×××××号重型普通货车、鄂S×××××号中型普通全挂车的车主,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作为鄂B×××××号车的投保单位,依法在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死者杨木荣的死亡赔偿金和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柯常文辩称:事故发生在夜间,当时视线不好导致事故。请法院根据事实依法处理。我驾驶的肇事车辆有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依法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柯常贤辩称:事故发生在夜间,当时视线不好导致事故,事故认定我方认可,我方有积极配合与受害方达成谅解,作了相应额外补偿。该肇事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原告的损失依法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一、本案中驾驶员柯常文在发生事故后驾驶肇事车辆逃离现场,根据车主柯常贤与我司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我司不承担商业第三者险的赔偿责任。且其逃逸行为违反我国法律规定。根据肇事车辆所有人柯常贤与我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9年版)第一部分第一章第四条“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八)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保险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且我司在与肇事车辆所有人柯常贤签订保险合同时,对此免责条款,已尽明确说明义务。因此,我司不承担商业第三者险的赔偿责任。驾驶员柯常文在发生事故后未对保护现场,也没有对受伤人员进行抢救,而是驾驶肇事车辆逃离现场,违反了《交通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导致其承担全部责任,根据我国民法的“公平原则”,作为无过错方的我方,不应当对驾驶员柯常文的故意逃逸的加重责任行为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案中驾驶员柯常文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根据车主柯常贤与我司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我司不承担商业第三者险的赔偿责任。本事故中,驾驶员柯常文持有的驾驶证准驾车型为B2,而其驾驶的保险车辆(肇事车辆)为中型普通全挂车(牵引车),根据公安部出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驾驶中型普通全挂车(牵引车)应当持有准驾车型为A2的驾驶证,根据肇事车辆所有人柯常贤与我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机动车保险条款》(2009年版)第一部分第一章第四条“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一)未依法取得驾驶证、持未按规定审验的驾驶证、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的……”,且我司在与肇事车辆所有人柯常贤签订保险合同时,对此免责条款,已尽明确说明义务。因此,我司不承担商业第三者险的赔偿责任。三、对于原告损失项目的答辩意见如下,但均不构成我司对赔付责任的承诺:1、死亡赔偿金695144元,杨木荣户籍为农村居民,其死亡赔偿金计算标准应当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原告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证明等拟证明杨木荣居住于城镇,却不能提交其居住的房子的房产证、水电入户等证据予以证明其真实居住在城镇,《房屋租赁合同》、证明的真实性有待考究。原告提交了营业执照、人身保险单、工资表等拟证明杨木荣为陆丰市佑安拯救公司的员工,从原告提交的工资表中明显可见其形成于同一时间,所有公司的员工都是3500元与现实公司职工的管理操作不符,有伪造证据的嫌疑,且工资表中杨木荣的签名与《房屋租赁合同》的签名明显不是同一人的笔迹。2、被扶养人生活费34757.2元,二被扶养人户籍为农村居民计算标准应当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被扶养人朱桂招是否有其他抚养义务人,贵院应当予以查明。3、原告主张精神损失费50000元按当地司法实际明显过高,应当按农村居民标准确定原告精神损失费数额。4、处理人员误工费,原告没有提交误工人员的身份信息与工资收入证明,误工人员人数10过多,且原告已经主张丧葬费,不应当重复主张处理人员误工费。

    原告为其主张提供证据如下:

    1.户口登记卡、结婚证、家庭情况调查表,证明四原告主体适格,原告杨晓静和朱桂招为受害人杨木荣的被抚养人。

    2.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柯常文驾驶证、火化证明、户口注销证明,证明被告柯常文交通肇事致受害人杨木荣死亡,被告柯常文承担全部责任,受害人杨木荣不承担责任。

    3.鄂B×××××货车行驶证、鄂S×××××车行驶证,证明被告柯常贤是肇事车辆鄂B×××××货车、鄂S×××××车车主,依法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4.鄂B×××××货车强制险、商业险保单,证明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是鄂B×××××货车的承保单位,依法应在强制保险限额内和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5.房屋租赁合同二份、居住证明二份、工作及收入证明(附公司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工资发放表、人身保险单(附雇员清单),证明受害人杨木荣生前与四原告均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在城镇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应当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

    三被告对原告证据质证如下:

    被告柯常文、柯常贤对原告的证据12345无异议。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无异议,但被抚养人朱桂招是否有其他子女;对证据2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证明肇事车辆为牵引车,应持有A2驾驶证才有资格;对证据4无异议;对证据5有异议,原告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居住证明等拟证明杨木荣居住于城镇,却不能提交其居住的房子的房产证、水电入户等证据予以证明其真实居住在城镇,《房屋租赁合同》、证明的真实性有待考究。原告提交了营业执照、人身保险单、工资表等拟证明杨木荣为陆丰市佑安拯救公司的员工,从原告提交的工资表中明显可见其形成于同一时间,所有公司的员工都是3500元与现实公司职工的管理操作不符,有伪造证据的嫌疑,且工资表中杨木荣的签名与《房屋租赁合同》的签名明显不是同一人的笔迹,我司申请法院对其签字进行鉴定,对人身保险单因无原件不予质证。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为其抗辩提供证据如下:

    1.保险单、投保单,证明平安保险公司已对保险合同条款中的免责条款向被告柯常贤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的事实。

    2.保险合同条款,证明根据该司与柯常贤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9年版)第一部分第一章第四条“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一)未依法取得驾驶证、持未按规定审验的驾驶证、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的;(八)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保险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本案中驾驶员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且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驾车逃离现场,该司不负赔偿责任的事实。

    3.驾驶证,证明驾驶员柯常文持有的驾驶证准驾车型为B2的事实。

    4.行驶证,证明保险车辆(肇事车辆)为中型普通全挂车(牵引车)的事实。

    5.《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附件一准驾车型及代号表,证明本事故中驾驶员柯常文持有的驾驶证准驾车型为B2,而其驾驶的保险车辆(肇事车辆)为中型普通全挂车(牵引车)。根据公安部出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驾驶中型普通全挂车(牵引车)应当持有准驾车型为A2的驾驶证的事实。

    原告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证据质证如下:

    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保险条款提出不予认可;对证据3无异议;对证据4行驶证是重型货车(普通),其驾驶是相符的;对证据5,原告认为行驶证是重型货车(普通),其驾驶是相符的。

    被告柯常文、柯常贤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证据质证如下;

    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保险条款无有签字和告知,系不能成立。对驾驶证照不符也无签字和告知。对事故发生后并无逃逸事实;对证据3无异议;对证据4行驶证系重型货车(普通),其驾驶是相符;对证据5与证据4质证意见一样。

    本院根据被告柯常贤的申请文字鉴定,委托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投保单》投保签名(盖章)处“柯常贤”签名笔迹与委托单位提供的柯常贤样本笔迹不是同一人所写,原、被告对该证据均无异议。

    经庭审辩证、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定: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4和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13和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到庭的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3,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出肇事车辆为牵引车,应持有A2驾驶证才有资格。本院经核实,被告柯常文驾驶的肇事车辆为重型普通货车,其准驾车型为B2是有资格的;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有异议。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居住证明、工作及收入证明、工资发放表、人身保险单形成了杨木荣在城镇居住且有固定收入的证据链,据此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被告提出工资表的签名和《房屋租赁合同》的签名认为不是同一人的笔迹,提出申请文字鉴定。本院认为,杨木荣已在事故中死亡,工资表的签名与房屋租赁合同的签名是否是同一人已是无从考究,故此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出文字鉴定的申请,本院依法不予采纳。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2,原告、被告柯常文、柯常贤提出异议。本院认为,保险公司的保险条款属格式条款,保险公司对其免责条款未向投保人进行告知和加以说明。交警部门并未认定柯常文存在逃逸情形,据此,保险公司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对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45,到庭的当事人有异议。本院经核实,被告柯常文持有B2驾驶证驾驶的车辆是重型普通货车,符合驾驶资格,不存在驾驶证不符的情形,被告平安保险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对原、被告均无异议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本院予以采纳。

    根据本院采纳的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本院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16124,被告柯常文驾驶鄂B×××××号重型普通货车(后挂鄂S×××××号中型普通全挂车)沿龙山大道从北往南方向行驶,途经陆丰市东海镇电信局门口路段时,碰撞由杨木荣驾驶的一辆无牌二轮摩托车,造成杨木荣当场死亡、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肇事后柯常文驾车离开现场。陆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到现场勘查后,认定柯常文负事故全部责任、杨木荣不承担责任。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被告柯常贤、柯常文额外补偿给原告人民币130000元。原告陈秀兰与死者杨木荣是夫妻关系,生育杨胜彬、杨晓静。原告朱桂招有儿子杨木炳和死者杨木荣二人,他们属农业户口。陆丰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和陆丰市佑安拯救有限公司证实杨木荣在陆丰市佑安拯救有限公司打工、一家人租房居住在陆丰市××镇市正字剧团余来楼三楼,工资收入为3500元。被告柯常文驾驶的鄂B×××××号重型普通货车、鄂S×××××号中型普通全挂车的车主是被告柯常贤,该肇事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投保期限自20151222日起20161221止,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1000000元。

    本院认为,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份,根据双方的过错比例分担责任,并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予以赔偿。本案事故的发生,交警部门认定柯常文负事故全部责任,故本院确定被告柯常贤之司机即被告柯常文承担100%。该肇事车辆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故对原告因其亲人在事故中死亡产生的合理损失,由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进行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仍有不足的由被告柯常文、柯常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提供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投保单》投保签名(盖章)处的“柯常贤”签名笔迹经文字检查不是柯常贤所签,故上述投保单不具有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原告因其亲人在事故中死亡产生的合理损失,本院作以下确认:1、死亡赔偿金,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死者杨木荣事故前一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且其有固定收入,原告请求该损失按城镇标准计算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即695144元(34757.2/年×20年);2、丧葬费36329.5元(72659/年÷2);3、被抚养人生活费,原告请求按城镇标准计算,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应予支持。杨晓静按1年计为12836.6元(25763.1/年×1年÷2)、朱桂招按17年计为218221.4元(25673.1/年×17年÷2);4、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之亲人杨木荣在事故中死亡,给原告及其亲人带来巨大精神痛苦和心灵伤害,结合当地生活水平,原告请求50000元应予支持;5、误工费,原告请求1990元未超出标准赔偿数额,本院予以支持,上述15项费用合计1014521.4元。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对上述部份赔偿项目提出抗辩的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本院确定原告的损失为1014521.4元,该款未超出保险赔偿限额,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即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1014521.4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陈秀兰、杨胜彬、杨晓静、朱桂招人民币1014521.4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3931元,由原告负担元,被告柯常文、柯常贤负担6965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负担696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郭宝珍

    审判员  彭建华

    审判员  林应波

    O一七年七月六日

    书记员  黄色谦

                  
    上一篇: 陈木开与林堑,高色逢,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2017)粤1581民初608号
    下一篇: 黄嘉浩与张孝任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粤1581民初42号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陆丰市人民法院主办  网址:www.lffy.gov.cn   技术支持:陆丰法院信息中心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8112730号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440*900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粤公网安备 44158102000026号

    后台管理登录
    .ACCESS版本TM